主动弹出练习

编者:本文明确提出“太极推手不能进行对抗比赛,但可以进行表演”,是“师生间的游戏”:还明确提出,这种表演“不是为了表演而准备”,而是演示了“平时的一种练习,也可以说是一种功夫”。编者以为,在最近“闫芳式”太极推手出现目受到一边倒的批评之时,能见到这种说法很有意思,如果大家再认真读一读本文关于这种“太极推手”有什么功用的论述,就更有意思了。 
太极推手不能进行对抗比赛,但可以进行表演。可以表演出丝丝入扣的沾连粘随不丢不顶,可以表演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冲奇。这样的表演,老师的水平要高,学生的水平同样要高。天下第一高手无法与不懂推手的人表演,无法与水平不高的推手者表演,也无法与水平很高,但没有经过配合演练的人表演。太极推手表演是“师生问的游戏”。表演时,学生上下连贯,周身形成整劲,主动“送上门”让老师的劲力直贯足底,被绵绵弹出。不过,这种“送上门”“主动反弹而出”的本领不是为了表演而准备,它本来就是平时的一种练习,也可以说是一种功夫。表演只是平时练习的夸张而已。这种在老师的手里“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主动反弹、丝丝入扣的沾连粘随不丢不顶的练习,有什么功用呢? 
身手反弹调节距离 
实战搏击,掌控距离这一方,要速度有速度,要力量有力量,可以有力打无力,快打慢。散手、拳击、摔跤等武术对抗,全都是掌控了距离就掌控了比赛。掌控、调节彼此问的距离,不都是靠进身来完成,很多时候是通过退身来完成。推手对抗时的退身往往是通过身手向后反弹来完成的。虽身手向后反弹,但仍保持肢体接触,保持对对手的劲力控制。身手向后反弹,腾出一个空间,使自己处于最佳的发力状态。从走弧线瞬间改变角度,到或进身或退身腾出空间调节距离,再发力,一气呵成,时间极为短暂。腾出的空间有大有小,小的时候,外观看不出。 
身手反弹跳出圈外 
散手、拳击,当处于危险之时,为避遭重力击打,往往要跳出圈子。推手对抗也有类似情况,处于危险之时,如不及时整体退出,会被或被反关节擒拿。推手对抗的退出不同于散手、拳击的退出,它的退出是身手反弹。向对方施一爆发力,借助反作用力,把自身弹m离开对手。绝大多数情况,反弹时仍保持肢体接触。反弹用得是慢中快的惰性力,既安全的稳稳的弹出己身,又破坏、阻滞对方下一步动作,是破坏性、压迫性防守,是攻守寓一的侵略性防守,是以退为进。 
身手反弹把体重赖在对方身上推手对抗,双方势均力敌之时,一时半会儿难分伯仲。这时消耗对方体能,累其臂膀,挫其锐气,不失为是一种好的选择。掌握好身手反弹的幅度和技巧,利用身手反弹形成的缓冲作用,配合失重或体重的似失非失,或手进身退,或身进手退,或身手俱进,或身手俱退,紧附于对方身体上,如同蝉伏于树,令甩不脱蜕不掉,负重拼搏。失重或体重似失非失,把体重往对方身上赖,整体赖在对方身上,体重越大威力越大。体重牢牢地压在对方的身上,给对方一个既如“千斤坠”般的强有力压迫,又留有余地不压死,似松非松将展未展,令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利用身手反弹和体重力,可以省下许多力气,增加几分胜机。 
身手反弹的对抗效果是“极坚刚”,而实施者的内在劲力却要求是“极柔软”,精微细巧。师徒之问,一个喂劲一个吃劲,从能吃一点点到全吃,两个人的劲力就步调一致合二为一了。师傅力大,徒弟力亦大,可大至竭尽全力,师傅力小,徒弟力亦小,可小至用意不用力。师傅一挥手一放手,徒弟就乖乖顺着手挥方向跌去,直至在地上打滚儿。一般练习,师傅不放手,只有在推手表演的时候,偶尔放几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神奇只是在师徒问有效。如果师傅一直都在封闭的圈子里只跟自己的学生推手,就有可能被学生宠坏惯坏,误以为自己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对所有的人都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