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界神话心意拳神秘创始竟是一只鼹鼠

关于心意拳的创立,有三种传说。其中一种,称“心意拳是由印度高僧达摩所创”,这个说法流传至今。据传,在南朝梁武帝大通元年(527),天竺(即印度)香至王的三个儿子之一达摩,通过泛海的方式到达广州。武帝获悉后,派使者迎接达摩,并请他来到建邺(即南京)。达摩由于和武帝之间的话题沟通不畅,便离开了梁朝,去到了北魏,他居住在嵩山少林寺,每天面向一堵墙壁默默冥想。九年后,达摩圆寂,在大同元年(535),葬在熊耳山的定林寺。之后,人们开始传说他在世时传授了各种武术。后来,又流传开了关于他创立心意拳的传说。1928年,凌善清在其所著《形意五行拳图说·形意拳之源流》中说:“在六朝时期,天竺僧人达摩开始把他所谓的技击文化带到了中土,在这之后,中国北方的强者们就纷纷涌向达摩寺学习。达摩创立的拳法,旨在提高人们健康水平,次要目的是用于防卫。形意拳名字的译音基于梵语,其主要目的在于炼气养生……在少林寺,僧侣们专注于学习那些合适的武学,把其与中国固有的武学融汇贯通,这样,他们就能超越自己,创造出比对手更好的武学招数。于是,有了少林拳等名声在外的武学流派,而达摩所创立的传统,也逐渐变得模糊不清。”在北宋时期,有一位名为张三丰的武术家,他隐居于武当山,被誉为武林中的皇冠,他研究了达摩的武术之术多年,深深地掌握了其中的玄妙。他弃用了少林寺的传统武技而专注于气功练习。为了初步练习,他授予门徒们形意拳。随着成效的显著,更多的人们开始跟着他学习武术,于是人们开始称他创办的武林流派为“内家”,而将少林寺的武术流派称为“外家”。从此,形意拳成为内家武术的代表。这种说法引起了武术界的质疑。1928年,凌善清在《形意五行拳图说·形意拳之源流》一书中,指出:“张三丰研究达摩传授的武术之术多年,掌握了其中的玄妙,他放弃了少林寺的传统武技而专注于气功练习。有些人跟随他的教学并授予了学生形意拳来作为初步的联系。这种说法引起了全国武术界人士的关注,将他的新学派称为‘内家’,而将少林寺的传统武技称为‘外家’。而形意拳逐渐成为了内家武学的代表。”但是,徐哲东和唐豪在《国技论略》和《少林武当考》一书中对这种说法提出了质疑,认为这种说法没有根据,达摩与武术无关,张三丰所传授的内家武术只是虚构的。徐哲东说:“达摩之所以著名,是因为他创立了禅宗教义,而并不是因为他创立了一种武术流派。他并没有写下任何与武术有关的文字,只有留存下四卷楞伽经书,提出了禅宗的思想观点。如果楞伽经书可以作为心理指导,那么易筋经和洗髓经同样可以被视为指导思想,它们都是远远胜过楞伽经的。这足以证明所说的已经是伪作了。”历史记载达摩身世经历的史料《传说正宏记》和《续高僧传》等都没有提及达摩创建心意拳这种说法。形意拳传承古谱如《姬际可自述》、王子诚《拳论质疑序》、曹继武《拳论·十法摘要》、戴龙邦《拳我认为,有一种说法称张三丰创办了内家武术流派,而形意拳是其中的代表,但这种说法在历史上并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我对徐哲东和唐豪在《国技论略》和《少林武当考》中提出的异议,持有同样的看法。从历史记录和古代文献来看,没有任何资料提到达摩创造了心意拳。即使是几种古代手抄本,如《姬际可自述》、王子诚《拳论质疑序》、曹继武《拳论·十法摘要》、戴龙邦《拳序》和祁县《戴良栋拳谱抄本》等,都没有一字一句提到达摩创造了心意拳。此外,要掌握心意拳的内功理论和五行拳等重要内容,需要有良好的知识基础。这些知识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获得的,需要长期的学习和实践,这些知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显著地位。心意拳中的龙、虎、蛇、马、猴、鸡等形象也是源自于中国原始社会中的部落图腾信仰,与印度文化没有任何关系。 考虑到达摩只在中国生活了八年的时间,而且他在少林寺“面壁九年”后即圆寂,这更加证明了这种说法的不可信性。因此,我认为,声称达摩创造了心意拳是一种错误的传说。也许是因为想利用“神”的名义来扩大影响力和传播,于是这个说法才会有所流传。即使在现在,仍有人将如来佛视为心意拳的老祖,但这并不足以证明心意拳是从印度传入中国的。我认为,有一种说法称岳飞创造了心意拳,据说这种武术流派最早出现于宋代穆王时期。这种说法最早见于曹继武的《拳论·十法摘要》。曹继武说:“这种拳术出自宋朝的穆王。随着时间的推移,金元明数代之后的人们对这种技艺已经不怎么重视了,直到明末清初,东蒲的诸冯姬隆风先生……遍访名师,最后到了终南山,才找到了穆王拳经。”戴龙邦也支持曹继武的说法,于乾隆十五年(1750年)为“拳”作序言,说:“岳飞在童年时拜师于周侗老师,掌握了枪法技术,将枪法变化为拳术,带领将士实战取胜。这种拳术名为意拳,神奇莫测,是从未有过的技艺。”之后,就有了“心意十二形是岳飞在牛头山被困时创造的”这种说法。这种说法符合人们对清朝统治的不满和对民族英雄岳飞的敬仰心理,因此很快就被认可并广泛传播。 在不同时期,许多国术专著相继出版,其中比较有影响的有孙福全的《形意拳学》和《拳意述真》,刘殿琛的《形意拳术抉微》,姜容樵的《形意母拳》,薛颠的《形意拳术讲义》等等。在一些专著中,认为岳飞创立了心意拳的传说是真实的。例如,刘殿琛在他所著的《形意拳术抉微》中说:“形意拳术最适合军事用途,这种拳术是穆王创造的。”我认为,虽然有人说岳飞或周侗创造了心意拳,但多数著作在谈到这个问题时都持谨慎态度,使用“相传”这样的词语。例如,《国术史》的李烛尘、《国术概论》的吴图南和《形意拳基本行功秘法》(墨本)的高降衡,都使用了“相传”或“或谓”的说法。一些著作对岳飞创造心意拳的说法也提出了质疑。姜容樵说:“相传形意拳是源自宋朝的穆王,但是根据史书上的记载,只有他会拳,没有详细记录他教授拳术的内容以及接受他的传人和传播的方向,这让人感到遗憾。”徐哲东在他的《国技论略》中进一步指出:“形意拳家说,形意拳的传承源自岳飞,但这个说法仍然有疑点。形意拳家可能借助岳飞的名气来提升形意拳的地位。因此,推断岳飞是心意拳创始人的依据仅仅是形意拳家追求认可所提出的一种说法。”徐哲东首次提出了“依托”说的观点,我们认为这是合理的。 首先,根据历史记录,《宋史》卷365《岳飞全传》涉及到了岳飞的许多战争经历和胜利,仅在开头提到了他学习文化和武术的情况:“岳飞年轻时非常有节操,沉默寡言。他家庭贫穷,但他很努力地学习左传春秋和孙子兵法。他非常强壮,未成年时就能够拉动一把300斤的弓,使用一架8石的弩,并向周侗学习射箭和武术(编者注:周侗是岳飞的老师)。这表明,尽管有人说岳飞可能创造了心意拳,但是这些历史记录中却没有明确的提及。 另外,对于心意拳的起源和发展,我认为它应该是由许多拳术大师所贡献的,而不是由一个人独自发明。因此,即使岳飞没有创造心意拳,他作为一个著名的武术家出现在这个流派的历史上,也是有意义的。总的来说,我们认为对于心意拳的起源应该持有谨慎的态度,一味地相信某种传说并不科学。我认为,心意拳据说是由周侗创造的,他是岳飞的老师。历史记录表明,岳飞学习文化和武术时非常努力,能够使用弓箭和枪械等武器。19岁时,他应募加入军队,开始了19年的征战生涯。 有人认为,心意拳是岳飞创造的,但就连岳飞的后代和私人著述都没有记载他创建这种武术。比如,岳飞的孙子岳珂是一位南宋时期的文学家和史学家,他编撰了《鄂王行实编年》,记录了岳飞的大事,以及《金佗粹编》和《金佗续编》等资料汇编,但没有一条记载岳飞创建心意拳的内容。此外,其他一些私人著述,如徐梦莘的《三朝北盟会编》、熊克的《中兴小记》和李心传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等,甚至元代孔文卿的《地藏王证东窗事犯》以及明代成化间的传奇作品《精忠记》等都没有提到岳飞创立心意拳术的事情。 综上所述,虽然有人说心意拳由周侗或岳飞创造,但并没有确凿的历史证据可以证明这种说法的真实性。可能心意拳也不是只由一个人所创造,而是由很多拳术大师所贡献的。我了解到,岳飞(1103-1142)是河南汤阴人,字鹏举,15岁就结婚,并在16岁时迎来了孩子。后来他成为了一个韩家庄客,直到19岁才第一次参军,但很快就回家料理父亲的丧事。靖康元年(1126),枢密院宫员刘浩招募他,重新加入了军队。当时,岳飞23岁。接下来的几年间,他取得了多次战争胜利,包括建炎二年(1128)在南薰门以两千兵破敌数万,建炎四年(1130)在静安大败金兵,收复建康,绍兴元年(1131)在岳州大破曹成军,绍兴四年(1134)收复了郢、襄阳、唐诸、随州等地,绍兴五年(1135)攻打洞庭胡义军,绍兴六年(1136)占据了蔡州,并在还军鄂州后,绍兴八年(1138)主张和金人决战,并上书力阻议和。他还在绍兴十年(1140)大败金兵于京西、颖昌,收复河南等地,又大败金兀术于郾城,进军朱仙镇。然而,宋帝听从秦桧的建议,下命让岳飞班师。在绍兴十一年(1141),岳飞被害。

 

  总的来说,根据历史记录,岳飞23岁之前,他的主要时间和精力除了奔波生活外,还都花在了学文、习武上。但这个时候,他是否创立了一套武术体系就不太确定了。我认为,岳飞是在极端危急的战争环境下度过了他的二十多年的军旅生涯。考虑到他年纪轻轻、阅历有限,他很可能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创造一种新的拳术体系。在二十三岁之后的十多年间,他几乎每年都在作战。他时刻都要提防敌人的攻击,并且要防备奸佞的陷害,常常连夜不得脱下盔甲,数日不能休息。创造新的拳术体系需要充足的时间,从拳术理论到技法并成套路,再以实战验证,需要相对宽裕的时间和条件,这在他的条件下是不可能完成的。 另外,如果岳飞真的创立了一种拳术,那么他的学生和传承人应该也会有成千上万人。尽管岳飞被害后,岳氏家族遭受了株连,但20年后的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时,宋孝宗为他“平反”,并追封他为太师,赠谥“武穆”,迁葬于杭州栖霞岭下。宋宁宗时,又追封他为鄂王。宋代重视武术,受到了统治者的重视。由于战乱频繁,尚武精神也进一步促进了武术的发展。民间也兴起了许多武术社团,如“锦标社”、“英雄会”等等,但是在历史资料中都没有提到岳飞创立了心意拳这样的拳术体系的证据。我觉得在宋朝,武术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和传播。各种习武组织和武艺高超的人们都很受欢迎,他们可以在社区或集市上表演武艺,“卖艺”谋生。拳术套路已经成为传授武艺的主要内容,甚至有些女艺人也成为了以表演套路为职业的民间艺人。宋朝的许多诗人也创作了武术相关的诗歌,如欧阳修的“日本刀歌”,还有《武经总要》一书记载了许多武术家和他们所用的兵器。 在这种武术繁盛的背景下,岳飞被平反后,他创立的心意拳应该被广泛传扬。但是奇怪的是,直到宋朝灭亡的一百多年间,竟然没有流传下来。相反,许多不知名的武术家的技艺反而流传下来了,这真是令人费解! 到了元朝,统治者严禁人民习武,但是有些武术仍然辗转流传下来。一些民间艺人把武术融入到戏曲里,并保留了一些套路和技艺,例如“关大王单刀会”、“追韩信”等。岳飞仍然被戏曲家描绘成英雄人物,许多武术故事都被搬上舞台。但是奇怪的是,他创立的心意拳仍然没有传承下来。直到元朝末年和农民起义的发展,才有些武艺逐渐开始复苏。我认为,在明代,武艺得到了大发展,各门武艺蓬勃发展,习武弄棒成为风尚。平倭大将戚继光曾经说过:“若不学武艺,是不要性命的呆子。”到了明末,出现了“内家”与“外家”的说法。在明成化年间,有一部歌颂岳飞的戏曲《精忠记》,但不管是庙堂高官,还是江湖各派,都没有留下关于岳飞创立心意拳的记载。戚继光所著《纪效新书》十八卷,是中国古代军事武学典籍中的名著,但在其中也没有提到岳飞创立心意拳的事情。该书在描述拳术种类时说:“古今拳家,宋太祖有三十二势长拳,又有六步拳,猴拳, 拳,各势各有所称,而实大同小异。至今温家七十二拳,三十锁,二十四弃探马,八闪翻,十二短,此亦善之善者也。吕红八下虽刚,未及绵张短打,山东李半天之腿,鹰爪王之拿,千跌张之跌,张伯敬之打,少林寺之棍,与青田棍法相兼,杨氏枪法与巴子拳棍,皆今之有名者。” 因此,如果当时的确有岳飞创立心意拳,戚继光是不可能不在书中描述的。明代虽然发展了许多武功,但是似乎这种“内家”拳术并没有在当时流传下来,至少没有留下象征性的记载。我对于心意拳的创立人是岳飞的说法持否定态度。清朝雍正十三年(1735),王自诚所作的《拳论质疑序》没有提及到岳飞创立心意拳的事情。而岳飞创立心意拳之说,是曹继武在他的《拳论·十法摘要》序中首次提出来的。也就是说,离岳飞去世将近六百年之后,才有了他创立心意拳的说法。 从以上历史明显可以看出:岳飞创立心意拳之说纯属无稽之谈。究其原因,无非是想通过托岳飞的英名来彰显该拳的尊贵之处。我翻阅史书,几乎随处可见类似的情况,比如,民间结团、集社活动,甚至揭竺仪式,都会依托某一神灵或某一圣人。比如太平天国依托的是上帝,梁山好汉假托为星宿下凡,二郎拳依托二郎神等。所以,岳飞创立心意拳的说法实不足为奇。但同时也不能否认,这种说法的存在对于心意拳的广泛流传起到了莫大的推动作用。 后来,有说法称心意拳的创始人是姬际可。自从这个说法出现之后,尤其是近十几年来,已经逐渐被广大的形意拳界同仁所认可。姬际可,字龙峰,朱祖姬从礼于明初由洪洞选定对蒲州。姬际可是八世孙姬训的次子,自幼学文,13岁开始学习拳术。在我看来,姬际可基本自学成才。他的父母早逝,十分不幸。姬际可在20岁左右离家奔到了少林寺,在途中遇到了一次马蹄失踪的事故,幸运地逃过一劫。他花费了十年的时间在少林寺学习武术,学得了许多秘密武术,尤其是擅长于枪法,并且创造出了一种被称为飞马点椽的绝技,被誉为神枪。后来,少林寺请他担任师傅,在传授武功方面大有建树。 当时,清军南下,各地的反清志士都聚集在少林寺。姬际可一直以来都十分仰慕岳飞精忠报国的精神,并且致力于反清复明的大业,因此他和其他反清豪侠一起策划反清计划。然而,清廷发现了这些计划,派亲信潜入少林寺,姬际可很快就受到了威胁。因此,他决定离开少林寺,旅行到南方,学习并寻访技击名家,最后到了峨嵋、汉中等地。然而,因为他的落魄和难以实现的理想,姬际可只好放弃一切,并有了隐居的想法。 可以说,这时的姬际可已经具备了成为创拳立法之人的主客观条件。他具有相当的武术水平和教学经验;他追求反清复明、弘扬武术之道的思想理念也非常清晰。我创拳立法的原因十分明确,我急于传播反清思想。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找到了一本叫做《经拳》的手册。我打算在终南山寻找这本手册,并为此寻找一个合理的托词。《姬际可自述》中记载了我在寻找这本手册时的经历:“我受尽了艰辛磨练,不能尽述。我住在古刹中,四周肃穆,我只为修复东配殿躲避风雪。深夜里我受到野兽的咆哮吓到了,几乎无法安睡。一夜之间,我掌剑出去,追赶野兽,看到西配殿内隐约有光。那时,明月高悬,我怀疑是透过破窗射入的。仔细一看,越发怀疑,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点燃了油灯,并伸手将土覆盖物除去,点点微光显露出来。我一跃而上,跨过屏风,竟然看到了一件古剑和一个木匣。我端详了一下剑鞘,它看起来很古老,剑光璀璨,锋利得不得了,上面镶嵌着‘汤阴岳氏’四个字,但没有剑名。我虽然不认识这把剑,但我知道它的来历。我打开了木匣,里面是一部名为《经拳》的手册,其中包含了五行变化灾害原理、阴阳造化之枢机、起落进退虚实之奥妙和武技之精华。我深深地被吸引了,并开始全心全意地学习这本手册,无论天气好坏都在苦苦钻研,致力于将其理念集于一本中,将自己的形态与万物结合起来,以此创立一门拳法,即五行十形为拳,并称之为意拳。”我创造了一门叫做“心意拳”的拳法,它以五行十形为拳。我十分注重《经拳》中的教导,以实现反清复明之志为目标。我力图使我创造的这门拳法与武穆拳经相比,促使后学者珍重。这当然要求我有创造一种高质量拳法的文韬武略。 在我上少林寺之前,我是一个文武全才。少林寺有大量的秘笈和拳法,将其与我的才能结合在一起,为我创造“心意拳”打下了基础。在少林寺的十年间,我不断努力钻研少林秘笈,还去了许多名山大川寻找技击高手。我将中国古代武术的传统和众多拳经中的精华继承下来,包括阴阳、五行等原理。我还参考了元代太原人白玉峰在少林寺创编的龙、虎、豹、蛇、鹤等五拳的经验,并根据对一些飞禽走兽的细致观察和技击要领,逐渐成为了一名武学大家。我基于这些经验,创编了五行拳和十形拳。我创造“心意拳”需要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在清王朝成立前后,我经历了在家学大前提、少林拳法的学习、以及反清复明的活动,还四处游历拜访。前三个阶段我创造“心意拳”的条件还不成熟,到了康熙初年,即第四个阶段,我看到清王朝已经十分稳固,复国不再有望,于是开始四处游历,拜访各地名师。这时,我创造“心意拳”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1735年,河南进士王自诚写了《拳论质疑序》,这是除了我自己写的《姬际可自述》之外最早流传下来的文件。《序》中说:“拳的种类不同,他们的创始人也无从知道,只有这一种拳是出自山西的姬龙、姬凤两位师傅,是明末人,精于枪法,人们看到他们练功就觉得他们已经神了,而先生则更加虑及到世道险恶。他认为在我们现在混乱的时代,我们能获得兵器的时候需要会拳法,回家时需要懂得枪术,才能自卫,如果突然是太平年间了,却突然遇到灾难,我们该如何自保呢?于是,他把枪法变成了拳法,理论结合在一起,无限变化,最终将其命名为‘拳’。”在这里,王自诚承认“拳”是由山西的姬氏创造的,并且也认可了我以“将枪法为拳法”的理念创造“心意拳”,只是没有写出“心意”二字。但是,误把姬龙峰误认为了姬龙和姬凤,是抄袭中的错误。就像《姬际可自述》一样,由于笔迹模糊,人们把现代汉语混在里面,这种错误一直传承下去。 近年来,我通过查阅《姬氏族谱》得知了姬际可的生平,这为“心意拳”创始于姬际可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总的来说,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在清朝刚建立时,中华民族与清朝之间进行激烈的反抗,而在这个时期,来自山西永济的姬际可创造了“心意拳”。他是一个崇尚岳飞精神、武艺高超的武术大师。而传说达摩创造了“心意拳”,则从另一个角度表明了“心意拳”与少林寺的关联。1925年,刻在《车君毅斋纪念碑记》上的铭文明确说明,“心意拳”是“少林寺外系流派”。这表明,姬际可创造的“心意拳”吸收了中国历代武术大师的理论和技法精华(包括少林拳理和技法),并将其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拳术风格。